报名咨询热线 400-900-8516
国际教育网
拔萃男书院
国际学校大全 > 拔萃男书院 > 新闻动态 > 拔萃男书院学生著书:揭开香港国际学校男校神秘面纱

拔萃男书院学生著书:揭开香港国际学校男校神秘面纱

发布者:跟彩虹说午安 2017-02-02 01:38:00

  拔萃男书院(以下简称“男拔”),香港数一数二的男校,旺角闹市中的一片绿洲。

  2013年,7名18岁男拔学生在学校的支持下,出版了《时光笔:七个男生的青春笔迹》。这本书收录了33篇文章,里面有对“名校”生活的记录,日常细节的感触,政治议题的探讨和自我成长的反思。

  他们的文字把控力很强,无论议论长文,还是散文随笔,都收放自如,张弛有度;他们涉猎广博,从莎士比亚到鲁迅,从九把刀到《我是歌手》,名人名言和流行文化均恰好处地出现。如男拔校长郑基恩所言,这本书让人看到“拔萃仔的中文水平和精神面貌”。

  但让我印象最深刻还是他们的坦诚不装——“不写为考试而考试的文章”的姿态,既敢于自省名校迷思,也愿意透露懵懂情愫。当然,还有他们不知从哪里学来的细腻感知,连旅游大巴车窗上的薄雾水气也能化为一段美妙文字。

  《时光笔》作者。图片来自Facebook

  在十八岁将要远行的年纪,这群“拔萃仔”借《时光笔》为青春留影,向母校致敬,带着一种早熟,但却乐观向上。

  在书中,有不少关于男拔的比喻,像是“和尚寺”、“受控精神病院”、“男童院”等。在他们笔下,这所香港顶尖男校有怎样的文化与传统?在一群没有女同学的环境中读书又是怎样一种体验?

  Never settle for less

  拔萃仔自认“best of the best”(最好中的最好),“出乎其类,拔乎其萃”。在香港的校际运动会上,他们会声嘶力竭地高喊“拔萃王国,风云百载,田径场上,由我主宰”。据传,不少毕业多年的校友也会西装革履地来到赛场,戴着拔萃领带,为师弟们加油打气。

  在局外人看来,这样的口号若非狂妄自大,便是井底之蛙。作者也不禁承认,第一次在田径场上高喊这类口号时颇为不自在(之后才逐渐领悟到这是一种培养认同,凝聚荣誉感的仪式)。而且,拔萃学生反复念着自己是“最好中的最好”,有时也真的走火入魔,目中无人,“忽略了别人也付出过同等的汗水,达到同等高度的事实”。

  但在作者看来,“best of the best”更多地传递着男拔不甘平庸的精神气质,是对“自己能力的自信,作为一股推动他们走别人不敢走的路的原动力”。

  相比容易被误读的“最好”,我更喜欢另外一句更有想象力的口号——“Never settle for less”(作者译为“从不退而求其次”;拔萃校友,香港中文大学中文系教授陈炜舜解释为“自强不息”)。如一位前拔萃老师认为,这意味着输给对手没关系,但不要输给自己的潜能。

  自由

  名校与别不同的地方,就是让一个平凡人还要早去面对现实,竞争与猜忌早有存在,学习不是要阻止学生认识现实,而是要让学生习惯和适应现实。by 吴子皓,《时光笔》

  在作者笔下,男拔是一片任男孩驰骋的自由土壤。

  一是言论自由。在校内民主墙上,学生可放心大胆地议论、批评校政(比如收女生这类的政策),“冷嘲热讽少不免,脏话也曾有过踪影”。

  二是,学习氛围自由。这倒不是说学习压力小。相反,书中多次描述了香港中学阶段残酷的应试压力,与内地高考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自由是指,男拔的老师不会逼着学生读书,以“无治代有治,重于人们的自律,也提供无限并发新思维的空间”:

  “不交功课,老师不会穷追不舍;上课不专心,老师不会叫醒在睡梦中的你,考试成绩一落千丈,也不会有问话惩罚。在这里,为所有事负责、安排的,不会是老师,不会是家长,而是自己的一双肩膀和一双手”。

  入读男拔的学生,自然是同辈中的佼佼者,各有千秋。加上校友英才辈出,在这样的环境中,学生很容易找到奋斗的榜样。在我看来,和更优秀的同辈读书是所谓“名校”的最大价值,正如作者所言:

  “在拔萃,我发现音乐其实不止那冰冷的级数,我发现体育其实没有最强……每一位同学都有自己独当的一面,作为同辈之间欣赏、奋斗的标杆”。[page]

  做P

  作为1869年创立的百年老校,男拔有着深厚的传统,而且极为重视文化传承。和其它历史悠久的机构一样,文化内涵在那里鲜少白纸黑字地写出来,但通过各种仪式、习惯影响着学生的心灵与行为。在作者笔下,拔萃的“薪火相传”不是可有可无的摆设,而是一种引以为豪的责任。

  “P”便是“薪火相传”的好例子。所谓“P”,即“领袖生”(perfect);当领袖生也被称为“做P”。他有一大特权:惩罚违规学生抄写校规(粤语称为“揪人”)。被揪的原因包括迟到、在早会上聊天、在教室踢足球等行为。

  在拔萃记录违规学生名字的“摘名簿”上写着:“拔萃精神,薪火相传。教好学弟,老P有责”。可见,领袖生在校园文化传承中发挥着不可小视的作用。而领袖生室更是地位崇高的隐秘之地,“坐落于礼堂后一道不见天日的走廊,是学生的不可超越的禁区,而按照传统,连校长也不得内进”。男拔前校长张灼祥也曾在媒体采访中回忆过学生如何客气而坚决地下逐客令,把他请出领袖生室。

  兄弟情谊

  对没有男校经验的人来说,那里的性别关系是迷一样的存在。作者写道,男生情感粗旷,有着简单的好胜心,也有“一份阳刚的兄弟情谊”,捣乱时相互照应,球场上礼让争逐,哥们之间的规矩心照不宣。

  面对异性时,男校学生也分外向和内向两类:一类人外向阳光,注重外表,懂得如何讨女孩子欢心;另一类人腼腆文静,“不是对女生没有兴趣”,而是可能“在学业、艺术、音乐或体育内找到更属于自己的归宿”。

  但无论如何,《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中的暖心一幕永远不会在男拔上演:

  “我特别喜欢沈佳宜用笔戳柯景腾背的一幕,一个仿佛恶意的动作,却隐藏着一份单纯的暧昧。只是我心里嘀咕着,在一所男校,用笔戳自己背后的,永远不会是心仪的女孩,而顶多是一个上课时闷得发疯,要找人闲聊的小伙子”。

  在男校,认识女生的一大渠道便是各种联校活动,特别是舞会。在古色古香的礼堂,一袭正装的男生收起平日的大大咧咧,完成人生中一场“美丽而难忘”的仪式,紧张而又充满期待:

  “空气轻弹着Eric Clapton的Wonderful Tonight,在迷蒙间众人乘着木地板上清脆的脚踏声,漫步进场。所有心灵都围绕在场边,等着,有点儿害羞,也有点儿被动。礼堂中央射光映着油木地板,偶尔一个男生鼓起勇气邀请一位女生,在众目注目下,与空旷的场心翩翩起舞”。

  坊间常有人说,拔萃仔很“串”(粤语,意为高傲)。撕掉了名校标签,洗去了“串”,他们还剩什么?

  这本书便是答案。

  图片来自《时光笔》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