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名咨询热线 400-900-8516
国际教育网
香港哈罗国际学校
国际学校大全 > 香港哈罗国际学校 > 新闻动态 > 哈罗香港家长受骗?香港知名国际学校的丑闻盘点

哈罗香港家长受骗?香港知名国际学校的丑闻盘点

发布者:思念无尽头 2017-01-20 14:16:48

  香港哈罗案件发生在2015年4月15日至2016年3月18日期间。案件涉及两位男女被告,是情侣关系(案发期间)。

  女被告朱柳英是哈罗香港国际学校一名助理入学主任(现已离职),当时她主要负责审核入学申请,并挑选合适申请人参加面试。如此“前线”的位置,让她有机会第一手接触3名不谙英文,但渴望子女能入读哈罗的女家长。

  女被告先后向3名女家长表示其子女入学面试一般,获取录机会不高,但若然捐款150万至250万资助建哈罗上海分校,便可获优先取录。

  然而女被告提供的捐款账户均是男被告吴美全的账户,但却向家长谎称为该校校董。

  以下为案件详情。法院为保护受害人隐私,均已家长A,B,C代替。

  左为女被告,右为男被告(资料照片)

  家长A被骗去150万港元。她指称与丈夫育有的3名子女均于2015年入读京士敦国际学校,同年10月想为长女转校,故为长女报读哈罗香港的小三学位,当时负责接待的正是案中的女被告。表示女被告曾致电她称,女儿成绩只是刚刚达标,但若捐钱可立即取录。与丈夫商量后,丈夫表示“ 也没办法,捐就捐咯!” 最后家长A给了女被告一张150万港元的支票,并被要求亲自写下收款人姓名(男被告)。

  家长A表示,女被告要求不可让其他人知道捐款一事。但A要求取回收据时,女被告却拒绝并指有关捐款是以私人身份捐赠。而男被告则将支票存入其银行帐户。

  另一受害者家长B表示,女被告称孩子通过入学评估,她仍需向哈罗香港提供一笔60万港元赞助,以确认取录,家长B信以为真,答应要求。在填写支票时,因家长B不懂英文,还要求女被告代笔。表示女被告为让自己放心,还表示吴姓校董之后会向她提供收据。但一直不获发收据,直至2016年3月14日,朱称已辞去哈罗香港工作,无法提供收据,家长B怀疑被骗,於3月18日向廉署举报。

  家长C是3人中唯一及时醒觉,没有受骗的。

  她表示,当时女被告要求她提供子女的课外活动资料。当C到校后,该校的助理注册主任梁佩华表示从没有相关要求。当家长C准备离开时,女被告马上上前制止,并表明有关入学事宜只需和她联络,不需要找梁佩华。

  后来女被告故技重施,讹称可以捐款换学位,家长C答应分两期捐款150万港元,但她坚持要女被告以电邮或短讯形式提供帐户资料,但女被告拒绝。C感到怀疑,就把捐款一事求证学校的管理层,包括人力资源董事陈明媛。家长C再致电女被告并偷录对话内容,之后女被告东窗事发。

  哈罗国际学校的这件诈骗丑闻,目前还在审讯中。

  其实,除了哈罗,过往一些知名的国际学校都经历过些丑闻风波。

  2012年,大角嘴维多利亚(君汇港)幼稚园校长(旧任)李凌秀收取女家长汪颖赠送总值逾6000港元的名牌围巾及外套,被指特别优待对方儿子。二人涉犯行贿及收贿共七罪,但于2015年,最终裁定全部罪名不成立。

  裁判官指家长赠送昂贵礼物虽然可疑,但没有实质性的证据证明对方儿子获取优待,并且校方早有不成文政策准许校长收礼和回礼。虽裁判官也对此不成文政策感到不合理。

  在审讯的过程中,两被告均有出庭自辩。其中裁判官朱仲强批评李凌秀的供词前后矛盾,一时称汪颖视自己为朋友才送礼,一时却称汪颖对自己的工作表现心存感激而赠她礼物。

  至于家长汪颖则称事先不知道有不准送礼的规定,但学校家教手册已列明有关警告条文,她也在手册上签名,裁判官指汪颖的证供不合情理。[page]

  控方指汪颖的两岁儿子于2010年8月入读幼稚园学前班的“两日班”,9月申请调往最抢手的“五日班” ,李凌秀3个月后批准插队转班。并指先前李凌秀于2012年3至5月先后收受汪颖送赠的Moiselle外套及Bally围巾,有出席汪颖儿子的生日会,甚至指示同事喂药及频密更换底衫。同年12月某日,李凌秀被指诱使幼稚园3名教师收受汪赠送的Bally或Salvatore Ferragamo银包,但3名教师把礼物退回。

  该校校监丁毓珠明言校董会于1997年已有认可政策(可收礼)。教职员若退回礼物会令家长尴尬,可以收下并购买书本或玩具回礼。

  丁毓珠指,其任幼园教师时曾收礼及回礼,其女儿总校长孔美琪担任辩方证人亦多番就认可政策辩护,指教职员可按专业判断是否收礼。因校董会为免鼓励收礼,一直没写在职员手册。受事件影响,李凌秀后转为上康-维多利亚(康怡)幼儿园校长。

  汉基国际学校,作为在香港无论是学费,师资及学生成就上都排前几位的学校。当爆出可能有学生作弊及校董爸爸包庇的丑闻时,真是让人大跌眼镜。

  时任香港发展局长(现为财政司长)陈茂波及妻子许步明,2011年向女儿就读的汉基国际学校家教会及家长发电邮曝光,指该校校董卢光汉的龙凤胎子女在考试中作弊和获包庇,陈氏夫妇其后被裁定诽谤,须向卢氏一家赔偿23万港元。双方都提出上诉,上诉庭在2016年颁下判词,指原审法官错误引导陪审团“恶意诽谤”的定义,裁定陈茂波夫妇上诉成功,案件毋须重审,卢氏须支付原审及上诉讼费。

  作弊指控缘于4名女同学指控校董龙凤胎中的儿子于2011年11月的经济科测验中行为可疑,包括他与胞妹对望及身边有纸张等,其中一人更声称他在10月的测验中作弊。

  陈茂波及妻子许步明,向家教会及家长发电邮讨论此事。许步明表示当时单靠与学校的电邮来往和自己观察,便相信女儿所说有同学作弊,虽然推断轻率和不合理,但认为她是真诚相信有人作弊,而且本意是希望维护学校形象和声誉。

  后来汉基国际学校校董卢光汉以”诽谤罪“将夫妇两人告上法庭!本是陈氏夫妇败诉,但双方对其结果都不满意而上诉,最终陈氏胜诉!

  上诉庭指,接收涉案电邮的家长和学校管理层,与被告有共同利益,都是要维护校誉及学术诚信,并公正处理作弊投诉。所以他们之间的通讯应受“有条件豁免特权”保障。

  更续指,被告虽未能确定电邮里的内容正确(作弊事件),但他们确实相信有关内容,这样在法律上便属无恶意。并又认为,一个获正确指引的陪审团,唯一的结论是被告没有诽谤原告,因此不会下令重审案件,直接判原告败诉。

  当然,胜诉只代表夫妇俩人的诽谤罪不成立,不代表证实了卢光汉的龙凤胎子女作弊。

招生报名入口

少量开放日预约名额,火速报名吧!

立即报名
400-900-8516

最新动态